第7章 齐王小美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次,白清歌居然忘了,也是!

    这一些是别人的记忆,以后记住就好了,想着白清歌便就点点头,笑道:“阿姐马上就去给你拿。”

    同样笑起的白浅月也道:“谢谢你!阿姐。”

    这句话说得极浅,但是白清歌也还是听清楚了,便就道:“四妹好好休息,姐姐一会儿就回来。”

    其他人穿越一般就是最小的妹妹,可是这一次白清歌不一样,她虽然备足了功课来的,但是她这个半宅女怎么知道照顾人是怎么样的?

    她自己还要青云照顾呢!

    小感冒都可以让自己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现在却要承担一个姐姐完全的责任。

    说完白清歌就离开了屋子,然后去把侧室的那些东西收拾干净之后,这才离开,准备出门之时,迎面碧儿就撞了上来。

    “哎呀!”碧儿一声惊呼,看清是自己姑娘之后,便道,“姑娘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厨房偷梨花糕啊!”白清歌苦笑道。

    自己饿的时候没有偷成,差点儿被打死,现在又要去,哎……

    这一次千万不要碰上什么才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碧儿笑道:“姑娘是去给四姑娘拿梨花糕?”

    “嗯!”白清歌不假思索的便就回答了。

    忽然,碧儿手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块粉色的手绢,然后摊开在白清歌面前,四个雪白的糕点躺在里面。

    “这是……梨花糕?”白清歌看向碧儿笑问。

    她本来去偷吃的就有了阴影,但是这一次她不得不去,咬咬牙才能决定的是,若是能够打消,便是最为不错的了。

    浅浅的笑着,碧儿道:“知道四姑娘的喜好,刚刚回来经过厨房的时候顺便拿了几块。”

    这个自家的东西能够叫偷么?

    刚想夸碧儿几句的,但是想起苏月兰来过白清歌便就开口道:“碧儿,你阿娘来过了,现在去追还能赶上。”

    刚想抬步去追,可是碧儿却忍住了,明明很想去的,但是,她脸上两个表情争斗一会儿,忽然洒脱一笑:“没事的,姑娘,阿娘她不希望我就这样去找她的。”

    “哎!”

    白清歌叹了一口气,这个古代怎么这么麻烦啊?暮氏和白浅月,苏月兰和碧儿,怎么都让人操心呢?

    想着,白清歌收回无奈的表情,道:“罢了!不去就不去,只不过,明日我们便就要去齐王府了。”

    看着碧儿脸上的一阵不舍的表情,白清歌正要开口怂恿她去,但是却不料她道:“又不是生离死别了,姑娘,奴婢下回见阿娘也是一样的。”

    “好!”白清歌这一次到时没有任何其他的话语了,说再多也是一样的,何不如不说?

    碧儿把自家姑娘扶着自己去了主屋,白浅月不知道为什么,阿姐这般快就回来了,便就连忙擦了脸上的眼泪。

    在白清歌还没有经过屏的时候就换为了笑脸相迎。

    “四妹。”白清歌带着笑意走了进来,手上拿着那碧儿拿回来的梨花糕,便就大步走了过去。

    坐在白浅月旁边的时候,白清歌知道,她哭过。

    但是聪明人不点破的。

    白浅月吃着白清歌喂在嘴里的梨花糕,问道:“暮氏……还好吗?”

    还好?白清歌不准备报喜了,要不然怎么让这对母女相认呢?

    说到底,现在暮氏就只有白浅月这个女儿了,白浅歌死了,白清歌自然会接替她,把暮氏当做自己的母亲,可是……

    说到底,白清歌还是其他时空的人,终有一天会回去的。

    “嗯!不算很好,也不差,老样子吧!”白清歌含糊其辞,白浅月也沉默了。

    白清歌喂完梨花糕之后便就让碧儿带着自己去转转了。

    还好路途没遇见什么人,只是白清歌坐在水池边坐了很久,早上到下午……

    夜里……

    躺在床上,白清歌想着自己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白浅歌明明还有这么多未了之事啊!

    翻来覆去,不论如何只要是白清歌想到明日自己就要嫁人了便就无处安放自己的内心。

    良久才睡着……

    “姑娘,该起了。”耳边出现一个声音,相对于宅女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了,白清歌翻了一个身然后继续睡下,嘴里含糊其辞:“不要了吧!周六放假……不起床……还有把窗帘拉一下,谢了,青云。”

    说完还躺了一会儿尸的白清歌忽然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等等……今天不休息,我嫁人……”白清歌在碧儿准备把她叫醒的当头起来了。

    到处翻找自己的衣服,没多久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白清歌的耳中:“阿姐这是准备找衣服逃婚吗?”

    听到这一句调笑的话,白清歌才抬起头来,看着一身红衣的白浅月,她怎么也……

    “啊!不会的,四妹这是……?”白清歌看着白浅月身后的丫鬟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儿,和碧儿完全是两个样子嘛!

    迈步走进来,白浅月走到白清歌放衣服的架子,才看见一件红嫁衣,抚上去,笑道:“果然还是这一件好看,这是阿……暮氏当初穿过的。”

    说来,白浅月还是过不了心里面的那道坎。

    看着这件暮氏送来的红嫁衣,白清歌到是有些尬笑,这可是暮氏给她女儿的,自己这个冒牌货还是算了吧!

    “的确好看。”白清歌也是附和着赞叹一句。

    “阿姐,我帮你吧!”白浅月忽然转过身看着白清歌道。

    先是一愣,白清歌才反应过来,笑道:“好啊!”这样爽快就回答了,方正白家人和什么王爷都只会做一些表面功夫,自己何必这般在意?

    白浅月看着自己的丫鬟点点头,然后两人就给白清歌换上了红嫁衣。

    还记得上次在街上看着君渊尘拒绝白浅歌那一幕,自己还真有了心理阴影了。

    君渊尘以为这是干脆面啊!捏了就跑,假装什么有没做过?休想,白浅歌的仇,自己一定会报回来的。

    这样想着,白清歌已经被白浅月三人推到梳妆镜前坐下来了。

    镜子中的这个人,未施粉黛却依旧让人清心一动,便是片刻也可以撩拨人的心弦。

    这张脸明明这般花容月貌的,为什么这些人都要说比不上什么齐王的侍妾?

    缓缓点缀起来,一个精致无比的人就在镜子里面展现了。

    这个妆容很是好看,没想到白浅月这手这般巧,白清歌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的确要好看上了不少啊!

    “阿姐,其实我不想你嫁去的。”白浅月把手放在白清歌的肩膀处,“要是以后想找人说说话都没人了。”

    “额……都在这个地方,也没有太远,要是想见,还不简单吗?”白清歌有些奇怪,可是她怎么会知道,在这楚江,一般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便是想见,也得侯着日子了。

    白浅月缓缓从后面环住白清歌的,这个动作倒是让白清歌一愣。

    用手压住白浅月的手道:“收不回来了又不代表我不能出门,我常常回来便是了啊!”

    “阿姐,这等糊涂话不可说了,嫁入王府,除了王爷要来,你一般是不能回来的。”白浅月道。

    额……

    谁定的破规矩?本姑娘想回一趟娘家还不行了?

    本姑娘过去之后,还偏偏就是要往娘家跑,你们能把本姑娘咋滴?

    这样想着,忽然门被推开,一个全身喜服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上下大量了一番白清歌,语气怪异道:“哎呀!新娘子就这把自己点缀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齐王没有把姑娘扔回来呢!”

    “你……”碧儿刚刚想骂回去却被白清歌拦下了,白清歌道:“碧儿……住手。”

    那媒婆变本加厉,说道:“还不让人说了,哎呀!三姑娘真是好大面子啊!”

    白清歌忽然笑了笑,那笑却是冷得渗人,忽然她就这样直挺挺的起身,步摇声音清脆动人。

    忽然间,白清歌就这样停在了媒婆面前,由于身高原因,白清歌现在可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媒婆的,她冷笑道:“呵!区区贱婢也敢打趣我了?”

    “三姑娘,不要以为今天您出府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媒婆还是高高在上的模样,殊不知,大难临头。

    她本就接到了大房那边的消息,说是要挖苦一下三姑娘,所以,她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忍了三番,白清歌终于还是爆发了。

    “碧儿,动手吧!”她嘴角弯了弯,“注意一点,这可是大房的人,不要打没气了。”

    说完便就离开门边,走到了白浅月身边,道:“四妹,接下来可是少儿不宜的画面哦!快把眼睛闭上吧!”

    白浅月笑道:“阿姐,你这一次变化真大,总感觉你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还是反常了吗?

    “怎么会?姐姐我那只是以前让着她们的,现在要出府了,教训回来是对滴。”白清歌反正就认这个理。

    “啊——”

    “叫你乱说话,欺负我家姑娘,二姑娘,不能打,你还不能么?”

    听到这一通话,白清歌不自觉的问道:“四妹,我是不是越来越狠了?”

    白浅月却又摇了摇头道:“阿姐,你只是奋起反抗而已,不碍事的。”

    “是么?”白清歌也是这么想的,然后她勾住白浅月的肩,“果然是姐妹,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想的。”

    白浅月道:“我想吃梨花糕。”

    以前,白浅月只要一受伤,吃药之前,白浅歌都会去有一些甜点的时候,但是其中梨花糕是消耗最快的,自那以后,白浅歌就只准备梨花糕了。

    摇了摇头,白清歌笑道:“四妹,大姐呢?”

    在这个家里面,白涵蕴也算是白清歌的一个亲人了,但是只是在白浅歌记忆里面见过,白清歌倒是还没看见真人呢!

    “大姑娘?”白浅月蹙了蹙眉,然后道,“应该是被关起来了吧?我之前也是被关着不许来找你的。”

    想着白清歌就决定了。

    “如此……”白清歌忽然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这一家人极品了,“也好吧!那四妹你好好休息,等过三个时辰你就可以活动了。”

    正当她离开的时候,白浅月忽然叫住了她:“阿姐……”白清歌回头看向白浅月。

    白清歌忽然苦笑一番,然后有重新走到了房内,看着白浅月,道:“四妹,感觉可还好?”

    “嗯,阿姐,你明日就要去齐王府了,不知道会不会习惯。”白浅月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虽然有千言万语却又止于唇齿。

    听到这句话,白清歌心头一暖,然后笑道:“自然是没问题的呢!再说了齐王也不是个小美人么?没事看看美色也好啊!”

    被关起来了?

    那出嫁前应该是见不到了,还是等一月回门的时候来看她吧!

    反应过来的白清歌尴尬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早知道就不这么说了,不过渊尘小美人好看这是事实啊!”

    “阿姐,怎么了?”看着碎碎念的白清歌,白浅月忽然问道。

    忽然一愣,白清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暮氏了,然后浅浅一笑道:“阿娘……无事。”

    点点头,暮氏随后便就离开了。

    不过,白浅月忽然一愣,小美人?

    齐王殿下虽然是双绝之一,但是平常称呼他一般都是什么才震九州,艳惊四海,神仙中人还有就是羽扇纶巾一类的了,何曾有人把男子比作女子一样叫美人?

    “阿姐,你嫁过去之后还是须得慎言。”白浅月怕白清歌在那边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就没有兄长一样的人护着了。

    虽然,白清歌对君渊尘的印象差到了北极点,但是不得不说,君渊尘那张脸的确很是不凡,怕是现世的这些个男明星能够比得上的也寥寥无几了。

    不知道君渊尘是怎么样长的,这样好看,若不是白清歌只是因为施妆,要不然就比不上了。

    “何事?”

    暮氏刚刚要离开却被白清歌叫住了。

    看着白清歌,暮氏蹙着眉头问了一声。

阅读女配升级攻略:医蛊王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夜夜贪欢:神秘老公不见面清穿之四爷皇妃都市之神豪国王娘娘带球跑了!烽皇如影谁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